2009年11月11日星期三

摔破了一个好生命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座童话的森林里,鸟妈妈正在窝里孵着
蛋,她和鸟爸爸每天都期盼着小生命的到来。

然而,这对鸟夫妇却被诚实鸟协会告上了鸟法庭,据说是为了他们那个来历不明的鸟窝。鸟爸爸和鸟妈妈的蛋被强行带到诚实鸟协会里,未出生的鸟宝宝将是这个前所未闻的案件的重要证人。

鸟夫妇找了好久都找不到他们的宝贝被带到哪里去了。就在他们筋疲力尽的时候,八哥鸟告诉他们,你们的蛋都破了,在诚实鸟协会的那颗树下。鸟夫妇伤心极了,他们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但诚实鸟协会说,不关我们的事,是他们做错事内疚了,自己从树上摔下去的。

森林里的许多鸟儿都不相信,他们要诚实鸟协会负责任。协会的好朋友狗狗小木子来了,对着鸟儿们汪汪叫说,诚实鸟那么勤奋工作没看见吗?活该你们筑鸟巢。鸟儿们更生气了,他们更群起抗议。这时,森林管理员的副手开声了,他对森林里所有的动物说,大家不要相信鸟夫妇,他们只是利用摔破的蛋来转移众人的视线。

一些动物开始生气了,生命不再是珍贵了的吗?森林里开始有了些骚乱。然而,天渐渐亮了,阳光射进森林的时候,他们都变成了人类——鸟爸爸鸟妈妈、诚实鸟协会的鸟等等都将在人类世界开始新的一天。

每个人都有新生的机会——除了被打破了的鸟蛋宝宝……


On facebook 20 July 2009

亲爱的,你在烦恼些什么?

每年我都会收到几次来自那个福音机构的信,偶尔是关于事
工进展的简讯,其它时候就是那两兄妹的信。

两兄妹中我首先知道的是哥哥。那男孩说他喜欢念书,希望能顺利完成学业。这如此简单朴实的小小愿望最终还是因为家贫而无法实现。两年多后他为了挣钱维持家计而辍学,家里唯一还能上学的只有妹妹了。这女孩仿似家里唯一的希望,我们其实都愿意竭尽全力帮她走完升学的路。然而,手中的信告诉我,哥哥辍学的两年后,妹妹也为了相同的理由停止上学了。算起来,两兄妹大概连小学五年级都没念完就被逼辍学了。

根据2008年劳工组织的一项数据,世界上有7500万儿童和这两兄妹一样,因为贫穷而过早辍学开始务工。换句话说,当我们这群过份幸福的小孩在抱怨念书多无趣的时候,地球上有75,000,000的小孩会很愿意与我们调换身份。既然你讨厌念书,那么让我来上学,你去劳碌换取三餐吧!

我不禁觉得自己有太多玩乐、太少贡献。想想看:当这些孩子们在为每日三餐烦恼、在为不能认识字而难过的时候,我们在烦恼些什么呢?我们烦恼天天在穿一样的衣服;烦恼假睫毛贴不上去;烦恼早餐要上哪里吃;烦恼结婚够不够钱签购豪华婚纱配套;烦恼孩子没喝名牌奶粉会变笨……比较起来,我们的生活不是奢侈很多吗?

你是月光族又怎样?还不是也有到戏院看电影的享受;你的薪资不高又怎样?至少你拥有了11年的免费教育;你的房子很小又怎样?车房里还不是照样塞进了两辆轿车。

所以,亲爱的,试试看再告诉我一次,你到底在烦恼些什么


On facebook 2 Sept 2009

老师,我没忘记!

"Duli yang maha mulia seri paduka baginda yang dipertuan Agong."

我亲爱的小学三年级的国文老师,

感谢您当初千方百计的让我们学会了这一句子。多亏了老师的劳苦,我才能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把它给忘记。可是我总觉得辜负了老师您的苦心,因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机会将这句子派上用场——直到了今天。

当那个五年级的小朋友满脸忧愁的告诉我,他的老师让他们背五个国家原则的时候,我便与他分享我的故事。不过老师您放心,我是很谦卑的在分享的。当初可是好辛苦的才背起了这一句子,此后深深的烙在我脑中,这番经历让我成长了很多,是绝对不会自夸的。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天,老师您让班上同学一个个站立起来背给您,每个背错的字都得挨一次打,好多同学的手心都挨鞭子了,只有我和几位同学得以幸免。老师您没发现,那时我多渴望老师一个欣赏的眼神或一句赞美的话,因为我是那么认真对待老师吩咐的每一个功课,这句子虽然我一点也看不懂,但我是很努力的学起来了的。虽然那时没有得到老师您的肯定,但我没关系,我了解老师一定异常忙碌所以兼顾不暇的,毕竟教育是那么神圣的工作,老师肯定不轻松啊!

所以老师我想告诉您,你不必担心我们,老师您真的把我们教的很好,同学们在社会都有所贡献。只是老师您有件事情没有说得很清楚,于是当那位小朋友问起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以恳请老师看到这封信后,尽快回复让我们知道答案。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我们想知道:这个maha mulia agong 和五个国家原则,如果我们背不起来的话对未来有什么影响吗?

祝老师身体安康。

您的学生,敬上。


On facebook 19 Oct 2009

他说我又骂人

有个人说,我写的小品又在骂人了。骂人?我楞了下,很好奇这人平时都看什么书,老大不小了,还说出这么脆弱的一句话。不过既然他说了,我就姑且试试看不骂人。

所以,看到大小孩欺负小小孩的时候我不要骂人,应该任他们自由发挥,默许大小孩变成恶霸,让小小孩吓破胆。

若是朋友不修边幅、邋里邋遢就要上街,我也不可以骂他,应该当没一回事般,就让他出门去毁坏自己的形象,毕竟那是他家的事。

身边的人若没有环保意识,尽情使用保丽龙饭盒以及塑料袋,我也应该一眼睁、一眼闭,任由地球被白色垃圾淹没,哼也不可以哼一声。

发现人家肆意浪费水还一副了不起的模样说‘反正很便宜’时,我当然不可以怪他半句,因为提醒人家的不对就是一种骂人的行为,而我不应该‘又’骂人。

还有,如果同僚做事不清不楚并且常常制造无谓的麻烦,我也必须无条件的接受,甚至他要把责任推到我身上,我也不能要他交代清楚,因为这样的话,我、又、骂、人、了!

要是有什么疑惑或是不满,我不可以和当事人面对面说个明白,因为那样会有‘骂人’的嫌疑。我应该耐心的等待,总有一天奇迹发生的时候会水落石出,我会得到我要的解释和清白。如果真的忍不住的话,那就去告诉别人这件事情,也许传啊传到他耳里去,他就会醒悟了。

以那个‘不骂人’的观点来看,我最好是一副行尸走肉,人家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被欺负我不反抗,逼我吃死猫我也乖乖就范,凡事要能‘忍得住’,我就会成为大家心目中的好朋友,好同事。

但说真的,我办不到。我的脑筋向来简单,有话就直说、有不明白就问、有问题就解决、有不懂就承认、有心结就打开——尽量做到干净利落不耗时间。只是我发现,许多人不习惯那么直接。他们习惯拐弯抹角、习惯压抑、习惯隐藏,“坦白”这种自然行为在他们眼中倒变成一种“骂人”。

我无法理解。不提醒、不批评、不分享,有什么事情不当面说明,任由别人继续犯错,这难道是一种善良?

说我骂人?哼,我看,是你还没戒奶吧?


刊于《联合日报》6 Nov 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