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一些小事

最近好些人跑来对我说,“日子很苦”,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消极语言如大雨倾盆淋得我意志沮丧,心冷得没办法贡献热情说话。

我在脑海里翻找着这些朋友们很苦的记录,看到的反而是另外的景象:这一个说苦的三不五时和女朋友甜甜蜜蜜享受大餐;那一个说苦的每天还是少不了展示新衣服新花样;另一个压根没有家庭负担的单身贵族也说苦;跟着也来个家境富裕的漂亮美眉同声喊苦……说不停的苦,到底苦在哪里呢?

听着听着我渐渐明白了:原来他储不够老婆本;她嫌工作时间太长;单身汉养车养成了月光族;她则是因为工作不积极而被老板责备了几次。我理解他们的不悦,然而,这些算不上什么苦头吧?

这一回我总算学乖,没有企图灌输什么感恩啊、惜福啊这些道理,只是点头微笑,做个尽责的聆听者。当然,某一天忍耐到了极限的时候,说不定我就会说出心里最真的话,问他们要不要试试看失业残障疾病或者战争。

我不讨厌他们诉苦,我只是讨厌他们无病呻吟。我可以接受他们说累到要死掉或什么的,就是没有办法认同他们的“苦”。那一些些生活经营上的小小难题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何必说出来突显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2009年7月13日登刊於《联合日报》

快乐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精灵世界的咖啡馆里,学徒失手把咖啡豆撒了一地,内疚的眼泪滴在一颗咖啡豆上。午夜12时,咖啡馆的玩具活过来,戴高帽子的魔术师施展魔法,沾了眼泪的咖啡豆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女孩,玩具们给她取名YY。

YY要离开咖啡馆,馆里的花儿们齐声劝说,别走啊,外面大风大雨呢。YY在外面遇见了一枚蘑菇,菇说,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吧,说完便又睡着了。然后YY遇见一尾鱼,鱼说,你不该离开,离开了那地方你活不下去。YY失落了,还好她遇见了鹰。鹰说,世界如此大,不是到处都适合你,但你飞吧,有多少气力就飞得多高!

YY相信鹰,因为鹰飞得高看得远,跟着他的眼光走准没错;因此YY实现了愿望,变成一个真正的女孩。咖啡馆的花还在害怕着风雨、路上的蘑菇还在沉沉的睡、河里的鱼也仍在自艾自怜,YY则庆幸自己勇敢的走出咖啡馆并且没有受花和菇及鱼的消极影响。

也许有一天,这篇文章会流落到精灵世界让他们都看见了。有趣的是,每个女孩还有花、菇及鱼都会以为自己就是YY。不过没关系,因为真正的YY不怕考验,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当你在思考这是不是一篇真实的故事时,YY正在人间过着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晴天也好,下雨也罢,因为有梦想,YY呀,比谁都还要快乐!

2009年7月2日登刊於《联合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