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星期一

一切安好

我活着的年代刚好遇见三毛和五月天,我很感恩。
再见2017。欢迎2018。


2013年7月15日星期一

自己

我想,当我们以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成就大事”的理想时,我們很容易感到失望。

这让我想起《蒙娜丽莎的微笑》(Mona Lisa Smile)的茱莉娅·罗伯茨在听见学生琼表示自愿放弃修读法律系走进婚姻时掩饰不了的失望表情。

就跟一位朋友用“顺其自然”放弃为自己争取成就梦想的机会时我的表情一样。

我和罗伯茨扮演的凯瑟琳一样,不能理解琼的选择:你不需要二选一,你可以两样都做!

放弃梦想,是我们最不能理解的事。但琼说了: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是啊,每个人眼里的大事小事全然不同。凯瑟琳觉得女性的价值远大于妻子、母亲,是“成为她自己”——这是她眼中的大事,但对琼来说并不是。

我的朋友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提醒。我眼里的大事,对她来说是小事;如同她眼里的大事在我而言根本不值得一提那般。

是她的人生,而她决定了那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小事,我何必多余的为她觉得可惜呢?

专注一致的把自己的“大事”做好就行了,不必为了别人没有和我们同样的理想而感到失望。自己怎么选择,才是最重要的决定。

到了现在我才敢说,我看见了梦想的形状。
The Esquith Classroom




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苹果城堡里的企鹅回家的故事

西元21世纪,某一个有雨的下午,一个魔法师带着他的企鹅兵团来到了苹果城堡。魔法师施展法力打开了冰封千年的城堡,在企鹅兵团的协助下,他们救出了三只企鹅。

那天正好是平安夜。被困了一个世纪的企鹅发现他们完全没有变老,甚至也没有忘记当初的梦想。

魔法师说,过去的都变成了回忆,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上。现在你们获得了重新生活的机会,但面前并没有整个世纪任你们挥霍;所以,那些以前没有做好的事情,现在开始,拼命的去实现吧!

魔法师使用魔法将企鹅们送到他们想去的地方。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知道千百年来他们经历的难过和忧伤。他们安静的生活着、工作着,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那样;事实上一切都已经变了 - 虽然改变的只是他们的心。

“让自己的活着成为别人的幸福和骄傲”。这是他们的人生最大的领悟,也将是他们一生最大的祝福。

2010年11月24日星期三

一些小事

最近好些人跑来对我说,“日子很苦”,然后不等我反应过来就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消极语言如大雨倾盆淋得我意志沮丧,心冷得没办法贡献热情说话。

我在脑海里翻找着这些朋友们很苦的记录,看到的反而是另外的景象:这一个说苦的三不五时和女朋友甜甜蜜蜜享受大餐;那一个说苦的每天还是少不了展示新衣服新花样;另一个压根没有家庭负担的单身贵族也说苦;跟着也来个家境富裕的漂亮美眉同声喊苦……说不停的苦,到底苦在哪里呢?

听着听着我渐渐明白了:原来他储不够老婆本;她嫌工作时间太长;单身汉养车养成了月光族;她则是因为工作不积极而被老板责备了几次。我理解他们的不悦,然而,这些算不上什么苦头吧?

这一回我总算学乖,没有企图灌输什么感恩啊、惜福啊这些道理,只是点头微笑,做个尽责的聆听者。当然,某一天忍耐到了极限的时候,说不定我就会说出心里最真的话,问他们要不要试试看失业残障疾病或者战争。

我不讨厌他们诉苦,我只是讨厌他们无病呻吟。我可以接受他们说累到要死掉或什么的,就是没有办法认同他们的“苦”。那一些些生活经营上的小小难题就自己想办法解决吧,何必说出来突显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2009年7月13日登刊於《联合日报》

快乐童话

很久很久以前,精灵世界的咖啡馆里,学徒失手把咖啡豆撒了一地,内疚的眼泪滴在一颗咖啡豆上。午夜12时,咖啡馆的玩具活过来,戴高帽子的魔术师施展魔法,沾了眼泪的咖啡豆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女孩,玩具们给她取名YY。

YY要离开咖啡馆,馆里的花儿们齐声劝说,别走啊,外面大风大雨呢。YY在外面遇见了一枚蘑菇,菇说,安安静静的生活就好吧,说完便又睡着了。然后YY遇见一尾鱼,鱼说,你不该离开,离开了那地方你活不下去。YY失落了,还好她遇见了鹰。鹰说,世界如此大,不是到处都适合你,但你飞吧,有多少气力就飞得多高!

YY相信鹰,因为鹰飞得高看得远,跟着他的眼光走准没错;因此YY实现了愿望,变成一个真正的女孩。咖啡馆的花还在害怕着风雨、路上的蘑菇还在沉沉的睡、河里的鱼也仍在自艾自怜,YY则庆幸自己勇敢的走出咖啡馆并且没有受花和菇及鱼的消极影响。

也许有一天,这篇文章会流落到精灵世界让他们都看见了。有趣的是,每个女孩还有花、菇及鱼都会以为自己就是YY。不过没关系,因为真正的YY不怕考验,时间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当你在思考这是不是一篇真实的故事时,YY正在人间过着她梦寐以求的生活。晴天也好,下雨也罢,因为有梦想,YY呀,比谁都还要快乐!

2009年7月2日登刊於《联合日报》